祺鲲科技朱绍康在区块链产业峰会演讲:区块链的价值与机会

当前,信息科技的浪潮正在重塑很多行业的发展生态,而信息科技的变革和应用恰恰成为这一波Fintech革命的驱动力。Fintech定义为“金融+科技”, 强调以及利用大数据、云计算、移动互联等在金融服务和产品上的应用,并强调它们对于提升金融效率和优化金融服务的重要作用。


2月3日,“2017-2018中国区块链风云榜盛典”现场,祺鲲科技CEO朱绍康谈及了对于区块链的价值以及机会,并解析了如何利用技术助力金融行业合规和创新。


在朱绍康看来,区块链本身从技术上讲是一种重新组织资源、看待资源、分割现实社会资源颗粒度,以及把它完整呈现的一种方式。在这种方式之下,给我们的生产、生活经济运行实现什么样的应用场景,带来怎样的创新?以下为朱绍康在峰会上的发言全文:


朱绍康:我是祺鲲科技CEO朱绍康,我们是一家科技公司。今天既然是区块链分享,所以从科技公司的角度分享一下我们对区块链的看法以及祺鲲的定位。首先从底层看,我在IBM工作了十二年,最早我记得发布第一个中文的区块链白皮书的其实是IBM研究院,早在2011、2012年,当时发白皮书的IBM的那位大哥陈谷,现在也是我们公司的CTO。我们其实一直在思考区块链本身是不是一个技术?我看了很多的区块链的东西,我也在研究这个市场怎么这么火,我们在中间怎么找到自己的定位,取得相应的战略进展。在找的过程中发现这个东西跟我们想的不太一样,各位老师很多说的区块链很神秘、很大、很复杂。

但是我觉得从技术角度来讲,从头到尾去看,20年前大家刚开始做网站,招聘工程师,你招聘的就是javaC语言。后来你做移动互联网的时候招的还是C语言、java的,今天在招聘APP上招聘工程师有没有一种工程师叫区块链工程师?我翻了翻好像没有,所有区块链企业招的工程师都是C语言、java。本质上讲到代码层次,我们作为技术公司,我们认为没有什么高深技术,所有的代码都是人写的,无论NASA卫星发射、特斯拉无人驾驶,还是说IBMAI人工智能或是到现在下一代改变人类未来的IBM量子计算机的操作系统。


软件没有高技术,我也不认为区块链的核心是底层代码今天每秒能处理多少次交易,从几百万到上千万,每秒能处理多少交易跟代码有多大关系?非常值得商榷,跟你的网络有没有关系;跟你的电源有没有关系;跟你的服务器芯片有没有关系? 所有的这些东西是不是会决定你的交易速度、交易时间和交易效率?它不完全由你的代码决定。

区块链本身从技术上讲是一种重新组织资源、看待资源、分割现实社会资源颗粒度,以及把它完整呈现的一种方式。在这种方式之下实现什么样的应用场景的创新给我们的生产、生活、经济运行带来什么样的不同?我认为这是区块链的逻辑,所以区块链不等于加密货币,但是加密货币是其中的一种应用,关键在于它的价值和意义何在。


我们还是找定位,区块链从哲学上讲,机会和威胁都是并存的。首先大家说去中心化,什么叫去中心化?我给大家举一个例子,比如七八十年代的时候非洲经常发生政变,那时候有一个政治笑话,在非洲的通讯自由是不被鼓励的,如果一个总统不监听两个中校之间的电话,当总统出国访问时,一个中校就会变成总统另外一个就变成国防部长。假设说总统出访了,两个中校要发动政变,一个人带队先去广播电台,一个人带队去的是总统府,总统府为什么去大家都能理解。为什么去广播电台?第一,非洲那个时候可能不流行电视机和互联网,第二就是去广播电台是为了大家要发出中心化的声音,什么什么政权变巅峰了现在由什么什么人民民主解放阵线自由战士来控制政权,这就是中心化的声音。这时候我作为一个吃瓜群众在家里待着,我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听广播放的这条,这个时候我只能选择信还是不信,如果我不信,我就让咱家娃到总统府一看,发现旗帜换了就知道政权换了,所以这就是中心化的声音。

去中心化的核心是什么?是蛛丝马迹。一个国家监管控制的基础,货币是否重新发行、银行是否照常营业、谁在给你的各种信用做担保,所有的这些秩序都没有变化,这实质上就是区块链的方式去中心化。所以今天我们区块链的本质上我觉得哲学意义是说,让这个世界能够穿越时间和空间还原所有事实的真相与本质。还原世界上所有的真相与本质之后应用于金融交易、信用体系、诚信建设、溯源用技术改变我们身边的一切,它是机会也是威胁。


举个例子,威胁,比如说虚拟货币。我从来不觉得虚拟货币将来有一天能够取代任何一种法定货币。我觉得这个东西的意义是什么?我实在想不出来。第一,任何一个中央政府都不可能让虚拟货币冲击法定货币。第二,在现实生活中一瓶矿泉水两块钱,你拿两块钱买和拿虚拟货币买,这件事情究竟给你带来了什么增值了?带来什么好处?如果这件事情意义不大,本身也违法,这件事情能够推广起来的机率究竟有多大?我深表怀疑。但是它也是机会,比如大家看到了日本、新加坡对虚拟货币交易所的态度是和中国、美国都不太一样的,韩国正在纠结。为什么?对于他们来说这是机会。

我记得我小时候每天中午回家吃饭,中午一边吃饭一边看午间新闻,午间新闻看的所有的指数都是日经、海峡时报、纽交所的指数、法兰克福和伦敦。今天在座的各位谁还关心日经的指数?很多人可能都未必听说过还有一个海峡时报指数,但是这是曾经亚太最厉害的两个指数。作为东京也好,新加坡也好,作为亚太的金融中心也好,它们经历了失去的二十年或者三十年。日元和新元也失去了主流交易货币的地位,日元是世界上三分之一的石油以及一半的制造业结算的货币,新加坡是一半以上的石油以及炼化的结算货币,现在这两件事都已经行不通了。都行不通后它们又想夺回自己的金融中心的位置,那他们要怎么做?是发一堆股票与上交所、深交所、港交所去竞争吗?可能大家也觉得这件事有点复杂,有点难度,那它们怎么弯道跨越?所以对于很多的中央政府来说虚拟货币这是威胁,监管还未能建立,但小的政府,结构稳定的政府,金融中心位置非常不确定的政府认为这是一种机会,所以这是威胁与挑战并存的世界。


我们怎么样做?今天上午腾讯的蔡总所说的平台,第一我觉得非常清晰,第二我觉得是有非常大合作空间,本身对市场的认知非常好,我们一定要找到一个空间,假设你要做区块链这个事情。好钢用在刀刃上,你就这么大的钢板你用做什么?是做价值百万的火箭的整流罩还是做一把不到千元的切菜刀?所以,同样的一个技术应用在哪个领域能给我们带来最大的价值增值,实际上是追求技术本身如何在现实生活当中落地的意义所在。也就是如果一件事情原来你就可以做,现在你用这个技术做我觉得这是多此一举。如果原来一件事情大家都想做,但做不到,没能做到技术手段受限或者说要拐一个大弯才能做到,中间耗费很多的成本,今天用了你的技术一下就做到了,那这项技术提升的价值空间就是你这项技术落地所能实现的价值空间。你不管是做数据收费还是做场景落地,还是搭建平台。我们现在选择的第一个场景就是车贷的行业。

第二,关于监管。祺鲲是一家成立三年多快四年的金融科技公司,开的每一张发票都是服务费的发票,我们服务了很多的金融企业。我们对这件事的认知是任何具有金融属性的经济行为想完全脱离监管,说什么颠覆,我觉得都不太可能实现,在任何一个政府维护秩序的时代都不太可能实现。因为金融如果颠覆了,失去了秩序,我们每个人的养老、社保所有的都会被颠覆,生存环境和社会结构就没法安全稳定,所以我们要拥抱监管,而不是逃离监管。我们在用区块链技术实现的过程中我们来看监管是什么?比如ABS,现在ABS现金贷被禁了?什么样贷款现在监管是允许的,有四个特定,还有就是任何资产都要穿透。最近,大家的朋友圈大概都炸了,银监会的4号文一发出,通道业务都停止,大家都可以提前休年假了,可实际上停止的是管理层监管不到的地方,直接脱离监管与底层资产没有穿透的部分,通道业务都停了,但是拥抱监管,管理层是欢迎的,穿透资产让你明白钱究竟去到哪里,这是去杠杆还原于金融回归于实体经济的实质,监管还是支持的。所以,我们做的事情要用新技术寻找一个有价值增值的空间,制造出原来不一样的业务,同时我们拥抱监管,让监管鼓励和激励我们的情况下我们才能做这件事情。


在你所有做业务的同时会有信用体系,我们本质上不是让本来不可能做的业务去做成,我们是用区块链的技术包装、包裹资产,从360度穿越时间、空间,让一件原来不可能被交易的资产今天以你想象不到的颗粒度穿越到你的眼前。我随便举一个还未能实现的例子,比如非洲的资产,非洲的经济增长非常快,但是很多人对非洲印象,第一是离得比较远,第二是有畏惧,非洲容易赚钱,但是也很容易挂掉。这个时候假设你能够拆分细肯尼亚的资产,而且是用人民币来购买,同时有办法让你知道你真的拿到了这个资产而不是一个骗局,那这件事情就是我们做到了原来做不到的事情,资产证券化打包了原来做不到的资产。

最后简单做一下介绍,我们这个团队基本都是技术人员,我们是服务于传统金融行业,我们还是认为区块链就是一个技术,技术如何实现本身一点都不难,代码写的效率高低不是代表它区块链本身技术或公司的好与坏,只有它的应用场景给大家带来的价值增值才是证明它的价值。

谢谢大家时间!

 

 

祺鲲控股成员企业  餐道
©2015-2018    祺鲲科技所有
沪ICP备14046106号-1   |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6251号